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酒店新天地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384|回復: 0

一個坐台小姐的自述︰危險啊,有多少驚心動魄還有屈辱

avatar

170

主題

170

帖子

520

積分

Rank: 4

5 用户组

高級會員

高級會員

6 帖子
170
3
7 在線時間: 0 小時
chart 最後登錄: 2019-7-28
online_member 發表於 2019-8-19 03:59:35 | |閱讀模式
一個坐台小姐的自述︰危險啊,有多少驚心動魄還有屈辱67 / 作者:顺势而为47 / 帖子ID:234口述/小琳 整理/馬付才

在我們平常人的眼中,坐台小姐是怎樣的一種職業?她們晝伏夜出?她們把酒當歌?賣笑的青春讓她們變得讓人不齒,其實,許多人當把坐台當成維持生活的一種手段的時候,她們心中的隱痛又向誰去訴說?下面,是一個曾做過坐台小姐,又在今日已徹底退步抽身的女孩的自述€€€€

走投無路,我做了一名坐台小姐

一個坐台小姐的自述︰危險啊,有多少驚心動魄還有屈辱79 / 作者:顺势而为47 / 帖子ID:234

1990年,我出生在H一個偏遠的小山村里,我的父母都是老實巴腳的農民,只知道守著幾畝薄田土里刨食,一年四季辛辛苦苦掙的錢也僅僅是能維持一家人的溫飽。雖然生活艱辛,但父親和母親還是省吃儉用的供我讀書,從小學到高中,努力的我在班中的學習成績一直遙遙領先,老師夸我是個好學生,父親和母親听著心里也欣慰,雖然在我們村許多孩子初中未畢業都出去打工掙錢去了,但父親和母親表示,只要我願意讀書,他們就是砸鍋賣鐵也要讓我讀下去。

2008年,高中畢業後我考上了位于M市西郊的一所高等院校,父親和母親在高興的同時,也為我那幾千元學費發愁得吃不下去飯。我拿到大學錄取通知書的那一段日子里,父親和母親天天早出晚歸出去為我籌借學費,我們那個小山村真是太窮了,直到我開學的前一天,父親和母親才勉強為我籌借夠了學費。拿著父親和母親給我借來的學費,我發誓要在大學里努力學習,將來畢業後找個好工作報答父母。

我上大學第二年和第三年的學費大都是貸的款,就這樣,到2012年我大學畢業時,已經欠了兩萬多元的貸款,這兩萬多元像山一樣地壓在我們一家人的頭頂上讓我們喘不過氣來。好不容易大學畢業了,父親和母親以為我很快就能參加工作掙到錢幫他們還貸款了,可一輩子窩在小山溝里的父親和母親根本不知道,不管是學校組織的招聘和人才交流中心組織的人才招聘會,我拿著自己的求職材料投出去一疊又一疊,並且一再降低求職要求,但依然沒有一家單位答應聘用我。更為糟糕的是,大學畢業後我不得不從學校的宿舍里搬了出來,沒有錢租到好一點的房子,我只好在一個都市村莊里租了一間7平方米的小房子,那間房子陰暗又潮濕,以前是房東堆放雜物用的,我看中它就是因為一個月才僅僅200元的租金。

住在我樓上的女孩叫阿文,她一個人租住了二十多平方米的大房子,阿文和我見面的機會並不多,她是晝伏夜出,每當夜幕降臨的時候,阿文就會穿上坦胸露背的衣裙出去工作。租住在那個院子里的人都知道,阿文是個坐台小姐,不過,在這個物欲橫流的城市里,每個人都活得不容易,所以每個人對阿文的“工作”都表現出了寬容與理解。因為阿文每個月給房東的房租最高,又交得最及時,所以房東每次見到阿文都是眉開眼笑的,而我那可憐的200元的房租常常都不能按時交,他每次見到我,臉上總是冷冰冰的,房東的態度使我不由地想,這個時代,人們都是笑貧不笑娼了,貧窮並不是讓人們同情的理由,它只會讓人恥笑給你帶來恥辱。

2014年3月,我終于在服裝城找了一份賣衣服的工作,每天從早到晚老板都讓我和另一個女孩站在服裝店的門口又拍巴掌又跳舞吸引顧客,一天下來,我的手掌都拍得紅腫了,可是,我掙的錢還不夠自己開銷,更別說能存下來一點錢替父母還為我上學時貸的款了。但即使這樣一份卑微的工作,在我干了兩個月後,老板又對我說,因為店里的生意不好,賣的衣服根本維持不了各項開支,所以不得不把我辭退了。

那一時刻我的心在滴血,正當我一籌莫展的時候,一天我正在找工作時,父親又打電話告訴我,我上學時貸的一筆款又到期了,現在正催著要錢,如果我有錢,讓我趕快寄回去一點也好救救急。我找要好的同學去借,但他們此時混得好的也只是能顧得上自己的溫飽,哪有錢借給我?跑了十多天,我一分錢也沒借到,只好打電話告訴父親和母親,讓他們再等等,我一定會給他們寄錢的,在父親接電話的時候,鄰居家一個一把奪過父親的電話說︰“小琳,你也不給你媽寄回來點錢,她有病在床上躺一個多月了,再耽擱下去我看她會不行的。”

原來,媽媽已經病了這麼久我也不知道,要債的又不斷逼上門來,媽媽有病也舍不得去看,他們一定是沒有辦法了才給我打那個電話的。放下電話,當我默默留著淚回到租住的小屋時,卻見房東把我的行李扔了出來,他說︰“你已經三個月沒交房租了,現在有人要租這間房子,我還要依靠它吃飯呢。”

我不僅放聲大哭起來。這時阿文從她的房間里走出來,當她知道了我哭泣的原因時,她指責房東沒有一點人味,還大方地從衣袋里拿出1000元錢說︰“這1000元你先寄回去為你媽媽治病和交房租用,以後慢慢再想辦法。”她看我傻愣愣地不接,又說︰“拿著吧,就當是我借給你的。”想起媽媽躺在病床上的無助,自己又馬上會流浪到大街上去,我含淚接下了阿文的1000元錢。說實話,我以前一直對阿文是瞧不起的,現在,看她這麼仗義,心里對她產生了好感,我不由抓住阿文的手說︰“阿文,你幫我介紹個工作吧,不怎樣的苦我都能吃。”

阿文輕輕松開我的手說︰“小琳,你知道,我能給你介紹什麼工作,最多能給你介紹到賓館當一個服務員,而你一個大學生,會干這伺候人的工作嗎?”我不由脫口而出說︰“我怎麼不能干,只要不是讓我去坐台。”說完這句話,我才意識到在阿文面前的失口,但阿文也不介意,她說︰“其實,並不是每個坐台小姐都是你想象的那樣,也有許多坐台小姐是只坐‘低台’不坐‘高台’,賣笑不賣身,她們是不出台的。”

原來,這里面還有這麼多的規矩呀,不過,我沒想那麼多,我的要求只是去做一名服務員呀。阿文說︰“如果你真想干,我先給經理說一下,看需要不需要人,你也再慎重考慮考慮。”我想,我還有什麼考慮的呢,媽媽躺在病床上都一個多月了,也沒錢去看,我總不能等著讓我心愛的媽媽等死吧,何況,我又不是去賣身。在我的央求下,阿文答應去立刻找經理幫我說說。

恐懼呀 ,坐台的日子里誰不提心吊膽

一個坐台小姐的自述︰危險啊,有多少驚心動魄還有屈辱21 / 作者:顺势而为47 / 帖子ID:234

2015年7月的一天晚上,我和阿文一起來到了M的一家星級酒店,我套上了大紅的旗袍,經理安排我做了一名迎賓小姐。做迎賓小姐看似輕松,其實很累,每天不管風吹日曬,在門口一站就是幾個小時,不但枯燥,幾個小時下來,讓人腰酸腿疼的。還有,做迎賓小姐看似簡單、風雅,其實飽含苦辣酸甜,尤其是在夜幕降臨的時候。城市里那閃爍的霓虹燈它不僅僅昭示著繁華,也展示著曖昧,一些白天衣冠楚楚的正人君子們,全在夜里剝去了偽裝。我當上迎賓小姐的第5天那天晚上,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喝得醉燻燻地出來,我習慣地沖他鞠躬說︰“謝謝光臨。”那個男人沖我淫褻地笑著,突然伸手在我的臀部狠狠地摸了一把,我嚇得叫出了聲,而和我搭伴的小姐看了我一眼,像是安慰又像是漠然地說了一句︰“少見多怪!”

就這樣一個月下來,我才領到了1000多元工資,這點錢,還不夠那些坐台小姐們出一次台掙得多。我只給自己留了400元,其余的都寄回了家里。200元交房租,200元做一個月的生活費,每天的消費不能超過10元。我計劃得很完美,可是,2015年9月初的一天,我和搭伴在門口迎賓時,突然變了天刮起了冷風,但經理為了讓我們那楚楚動人的形象吸引顧客,仍然讓我們穿著單薄的旗袍站在門口,那天晚上回去我就感冒了,因為身上的每一分錢我都是有計劃的,所以這意外的感冒我只感花兩元錢買點便宜的藥吃吃,原以為這次感冒我抗抗就好了,誰知很快我就發起了高燒。當阿文把我送到醫院的時候,我已經高燒41度,全身都抽筋了。這次感冒,花去了500多元,都是阿文幫我墊付的。我想,這樣下去別說我能掙到錢幫家里還帳和給母親治病了,我連自己也顧不住呀,當我對阿文說我想做一名賣笑不賣身的坐台小姐時,阿文吃了一驚,她說︰“你不是被高燒燒迷糊了吧,那可不是你想象中那麼好玩的。”我說︰“做迎賓也常常被那些臭男人佔便宜,為什麼男人可以放縱,而女人就不可以呢,何況,我又不賣身,我更需要錢!”

阿文看我的目光傷感又無奈,她知道,我真是下定了決心。當我挽起了長發,化了艷妝,又借了一件袒胸露背的連衣裙穿上,我立刻發現,我與阿文她們那些坐台小姐沒有什麼兩樣了。

老板讓我去了5號台,坐台後的我不再叫小琳,而是開始叫阿紅,一個很俗很大眾的名字。阿文教我怎樣用甜得發膩的聲音在男人面前發“嗲”,教我在陪男人們唱歌跳舞時怎樣的獻媚,教我喝酒時怎樣要一些花樣,還教我在遇到性騷擾時怎樣應付。原來,坐台也有這麼多要學的呀。坐台後,每當有男人在我身上拍拍打打,我總是躲躲閃閃。當然,也有一些客人很文明,他們會很有禮貌地請我坐下來喝杯酒,和我跳那種很規矩的交誼舞,說一些輕松有趣的話。但是,能這樣舉止文明的客人是鳳毛麟角,那些白天里衣冠楚楚的正人君子們在夜色全部剝去了偽裝,在豪華氣派的星級酒店里,一個個聲色犬馬亂七八糟,讓人作嘔得渾身起雞皮疙瘩。

在這樣的風月場上,有時候更能看出一個人的本質。9月27日,我坐台的第23天,我的包廂里出現了一個令我膽戰心驚的人€€€€我大學的一位老師。他是一位頗有品行的副教授,在校時曾給過我許多關照,因此一直讓我心存感激。他看到我的那一剎那間,似乎一愣,我要躲也躲不及了。于是主動牽住了他的胳膊,在朦朧的燈光下,我告訴他我叫“阿紅”,他听到了我叫阿紅的名字後,立刻恢復了神采飛揚的勁頭。我陪著他唱歌,不一會兒,他的手就開始在我身上四處游動,並恬不知恥地告訴我,說我與他的一個女學生長得真是像極了,那個女學生他曾勾引了幾次,可惜沒有得手。听了他的話我知道他說的就是我,濃濃的艷妝下他最終沒認出我,我慶幸自己單純的學生時代沒有掉進一個色鬼的陷阱。

自從我坐台以後,經常有人要求我“出台”,我知道出一次台,遇上大方的客人,一次就可以抵得上我一個月的收入,但我坐台的時候,就給自己定下了地線,賣笑不賣身,永遠不出台,守自己一個清白之身到時候給自己心愛的人。在我坐台的第46天,2015年10月23日的晚上,在我的包房里來了3個年輕的男人,剛開始的時候他們玩的方式和別的人沒有什麼不同,只不過說話更粗魯些。有了前40多天的“歷練”,我也沒太在意。他們又喝又唱,兩箱啤酒很快被他們3個人都喝完了。看他們一個個醉醺醺的樣子,我嚇得躲在牆角根本不敢靠近他們,酒亂人心性,一個人被另兩個人都叫“大哥”的男人把我拉過去,說要讓我出台陪他玩玩。我連忙賠笑著說我不是那種女人,不出台。這下激怒了那個男人,他說我根本沒把他哥幾個放在眼里,伸手就把桌子上的兩個茶杯砸了,我嚇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他說︰“怎麼,你不給哥幾個面子,今天這台你必須得出。”他拉著我的手硬要我跟他一起走,正在這個時候,阿文跑了進來,她連忙好言相勸那個男人,讓他松開了拉我的手,把他拉在一邊柔聲細語地說了些什麼,那個男人笑逐言開了,然後,阿文和他一起出去了。我知道阿文替我出去了,阿文臨出門的時候眼楮斜睇著看了我一眼,我知道她是告訴我別怕,但我卻覺得是我把她推進了火坑。

阿文出去後,我坐立不安,直到凌晨一點,阿文出台才回來,阿文回來時帶著滿臉的倦意,我握著她的手卻無話可說,這時,我看到了阿文手臂上有許多青紫的傷痕,我忙問阿文是怎麼回事,阿文卻蒙頭大哭起來,原來,帶她出台的那個男人是個虐待狂,他用繩子把阿文綁了起來,又打又擰的,還用煙頭燒阿文的身體,阿文的一聲聲慘使他感到快樂。我抱著阿文大哭,說如果不是我,她也不會遇到這樣的事。阿文說︰“你千萬別為我感到內疚,這種事兒在坐台小姐這兒常發生,遇見了這樣的虐待狂只能算自己倒霉,天大的委屈你找誰投訴去?”

阿文出台剛被“虐待狂”折磨後的第三天,10月26日,在一起的姐妹阿麗 “出台”又出事了。那天晚上使阿麗出台的那個男人來消費酒水時出手闊的很,大家都以為阿麗那天晚上肯定能撈到一大筆“出台費”,可是,那天阿麗差點沒把命丟了。原來那個男人讓阿麗給他做一些黃色錄象中的花樣,阿麗認為那是一種惡心人也沒尊嚴的事,所以就情願不掙那筆錢拒絕了那個男人。但坐台小姐在人的眼里哪有尊嚴可談,那個男人氣得一手卡住了阿麗的脖子憤恨地婊子長婊子短地罵,說阿麗根本沒把他放在眼里。阿麗憋得臉紅脖子粗的喘不過氣來,直到她渾身軟癱再也不能掙扎,那個情緒失控的男人才松手,如果他再卡緊阿麗的脖子一會兒,阿麗就會緩不過氣來沒命的。

“小四川”阿媚已經坐台三年了,阿媚的聲音甜得膩人,人又特別放得開,再加上小巧玲瓏的長得迷人,因此,阿媚的“回頭客”也特別多,掙的鈔票也比別人更多,我們不知道阿媚一個月具體能掙多少,但都知道阿媚每個月都要去郵局匯款,她有一個上大學的哥哥和一個上大學的弟弟,他們上大學的一切費用都是阿媚坐台掙來的錢。阿媚說本來他哥哥大學畢業後她就不坐台了,可是哥哥還沒畢業,弟弟又考上了大學,所以她只好做坐台小姐做下去。11月6日晚上,阿媚被客人帶出去出台,阿媚放心地跟著那個客人出去了,因為,那個客人是她的一個“回頭客”介紹的。可那天晚上阿媚一分錢也沒掙到手,身上的幾百元錢反而被那個客人洗劫一空,那個客人對阿媚說︰“就知道你有錢,反正錢來得容易,就先借幾個錢讓爺們花花。”就像阿媚的名字是假的,那個“回頭客”說給阿媚的名字也是假的,本來就是不見陽光的“交易”,阿媚被“客人”黑了也只有自己認栽,對阿媚來說小命沒有丟了就是幸運了,再“出台”的時候,只能自己給自己提個醒小心一點。

11月18日中午,閑著沒事的我隨手打開包房的電視,本市電視台正在播放本地新聞,一則新聞引起了我的注意,那則新聞里說,從11月初開始,連續在城北郊區發現的兩具無名女尸的身份已經被警方確定了,她們都是坐台小姐,但她們真實名字叫什麼,又是哪里人還沒有人知道,警方推測,由于坐台小姐的工作常常是在夜晚,回到租住房屋時又正是夜深人靜的時刻,犯罪分子熟知坐台小姐們的生活規律,于是跟蹤並實施了搶劫,在搶劫的過程中,犯罪分子害怕暴露行蹤,或是因為坐台小姐的反抗,所以就干脆既謀財,又害了命。新聞里同時說,因為坐台小姐怕為人知這一職業的特殊性,再加上交往人員復雜,所以增加了破案難度,使案件遲遲不能偵破。

當我把這則新聞的內容告訴了姐妹們時,每個人坐台的時候都心驚膽戰,生怕犯罪分子下一個目標就會盯住自己,並都祝願,如果哪一天哪個姐妹突然不見了,也聯系不上了,是因為她找到了好的歸宿。那種不能與人訴說的恐懼,每天都讓我們不安……

渺茫呀,坐台是一條不歸的路

一個坐台小姐的自述︰危險啊,有多少驚心動魄還有屈辱46 / 作者:顺势而为47 / 帖子ID:234

自從我坐台後,最擔心的就是被遠在山區老家的父親和母親知道,他們一輩子都是本份清白的人,如果知道了他們的女兒郵寄給他們的錢是我坐台掙來的,他們的心里一定會接受不了的。

但是,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我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我告訴父親和母親說我在一家星級酒店做了一名高級管理者,老板很器重我,給我開了不菲的薪水,父親和母親都非常高興。由于每月我都能往家里寄上數目不菲的錢,他們想以後的生活終于可以沒有憂慮了,2016年春節前夕,他們根據我以前提供的地址,高高興興一起到城市里來看我。他們找到我所說的那家酒店里,誰知一打听根本就沒有我這個人,于是疑惑地找到我租房子的住處。晚上坐台忙到深夜,我正呼呼大睡,父母的到來讓我大吃一驚,但我實在是太困了,當得知他們是坐了幾百里的車趕來還沒吃早飯和午飯時,我隨手從枕頭下抽出100元錢,讓他們到街上找個小飯館先塞飽肚皮,我趁機再睡一會兒。

父親和母親看我累成這個樣子,就滿懷疑惑地出去了。他們的到來,使那些和我一起租住在那個大雜院的人們對他們指指點點,議論說我父親和母親看上去都是老實本份的人,卻讓上過大學的女兒做了一名坐台小姐,真是不可思議。父親敏感地听到了人們對我的議論,吃過飯,他們又回到我的出租屋時,我馬上感到了凝重壓抑的氣氛。父親鐵青著臉直抽悶煙,而母親則問我是不是在做那丟人的事,我以為父親和母親已經知道了全部的真相,眼圈一紅,放聲痛哭起來。父親和母親從我那只哭不回答中,明白了一切……

父親和母親本來歡天喜地來看我的,走的時候,卻噙滿了淚水。父親說,他們永遠也不會再花我的錢了,父親和母親的傷心絕望使我想,我不能再做坐台小姐了,回家過年時我要向他們慢慢解釋。可是,父親回到家後躺在床上不吃不喝不住地嘆氣,當天晚上,就把半瓶農藥灌進了肚里,幸虧被母親發現及時送進了鄉衛生院才搶救了過來,但從此以後,父親再也不願出門,整日以酒澆愁。我知道,一輩子清清白白做人的父親一直把我當成了他的驕傲,如果有一天我的丑事被傳到家鄉,父親在鄉親們面前永遠也抬不起頭來了。

阿文知道我父親的事後也對我說︰“小琳,只要你在這里干,是不可能讓自己的身體永遠保持清白的,也沒有一個人能堅守住自己當初所立下的底線,我已沒有資格奢談愛情和幸福了,而你現在還不一樣,你有知識,有文化,怎麼能一輩子跟我們一樣這樣下去呢?相信你還沒有走得太遠,你會更容易回頭,不管打工再吃苦受累,但那活得坦然呀,你還是應該回到從前去。”

現在,我離開了那家酒店,決心再去找一份依靠體力和智力吃飯的工作,我想,等我找到了一份正經的工作後,再告訴父親和母親。如今,我在一家光學儀器廠已找到了一份工作,雖然那份工作很辛苦,但我的心里很塌實,回首坐台的那段往事,坐台的日子里雖然我也掙了一些錢,但青春、前程、希望和愛情一切都變得醉生夢死,更何況,發生在坐台小姐身上那些驚心動魄的事讓我一想起就後怕,因為,坐台,那其實是坐台小姐們的一條不歸路呀……




上一篇:小Call早餐店打工「吸客」台南粉絲跑到新店捧場
下一篇:14歲打工31歲爆紅,他頂著“馬桶蓋”頭稱霸台南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1
ad_close

人才招募|最新活動|店內介紹|聯絡我們|酒店新天地論壇 |網站地圖 本站已運行

GMT+8, 2022-1-16 18:59 , Processed in 0.119927 second(s), 32 queries , Gzip On.

【奇麗經紀娛樂公司】八大工作求職平台

Copyright © 2001-2020,酒店經紀 LINE:0988067078 微信:Night078.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