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新天地-找打工、喝酒、假日兼差、高薪日領歡迎加 LINE:0988067078 微信: night079

從韓國紅燈區走過



圖︰網絡
[indent]
下班路過首爾清涼里,突然想起有人說過,這一帶的風俗一條街又復活了,就臨時起意,何不去看看?

風俗一條街當然是好听的說法了,實際上就是紅燈區,像荷蘭阿姆斯特丹那種,有三點女郎在櫥窗里弄姿待客。

2003年盧武鉉政府上台後,掃黃,把這條街上的紅燈店一舉關閉了。當時小姐們還到國會門前去靜坐示威,聲稱政府侵犯了她們的生存權,也就是基本人權。有一位小姐接受電視采訪時非常委屈地告白,政府倒是給她們每個月萬韓元的生活安置費,可這也太少了,如果讓她做生意,那只不過是一天的收入而已。嘖嘖。到盧後期,這種管制就松弛了,于是清涼里死灰復燃。

我不確切知道紅燈區在哪兒,以前和朋友一起路過這里時,他曾隨手一指說︰“那兒就是紅燈區。”我現在就沿著他指引的方向勇敢地大踏步前進著。在清涼里公共汽車站旁邊,順著樂天百貨店的牆根兒,一直走到頭,穿過一條窄小的橫馬路,一眼就見到了一條小街上流瀉的五彩燈光,燈光下,有半裸女子正從一扇扇玻璃門內探出身子,熱情地招徠路人。

我有點心跳加快,左右環顧,步伐遲疑,猶豫著是不是就這樣往那條小街上闖。如果有個朋友做伴,感覺可能會好一些,單身一人,萬一人被小姐們拉進小屋,豈不是壞了我的名節?

以前听朋友說過,真有孤身客被小姐拉進去的,不過說實話那都是半推半就的,敢來這兒逛,大多數人想必也是抱了以身相許的念頭。

沿著小街岔進去,第一家,門面不大,貼牆建有玻璃暖房,兩名小姐身著三點式,正在描眉畫臉,我伸著脖子打量她們,她們並不理我,弄得我還有點沒趣。試想一下,倒退30年,見到這種活的三點女郎,我不得昏過去?由此可見,改革開放就是好,三點式也沒什麼稀罕,咱的免疫力已經被鍛造得無比強大了。最突出印象是,這些女郎長得真高,感覺比我還高。玻璃暖房下半截是鋁合金的,看不到她們是不是穿了極高的高跟鞋,但感覺即使沒有鞋她們也還是很高。

下一家,還是一樣的玻璃房,一名小姐描著黑色的眼圈呆站著,見我向里邊張望,她突然敲了敲玻璃門,悶悶的聲音嚇了我一跳,我趕緊快走幾步,回頭看,她並沒有追出來。這時候是晚上8點多,估計還沒到夜生活高潮。按韓國人的習慣,這個時間應該在吃烤肉喝燒酒,也就是所謂的一茬階段。要到9點半左右,一茬結束,這里才會有客人。當然,還有很多人會去喝二茬,吃魷魚喝啤酒,要到11點多快12點,這部分人酒喝足了,酒勁上來了,這里才能真正熱鬧起來。

在這條小街上走不到50米,還有一條橫街,遠遠望去,橫街盡頭還有橫街。大概有四五條巷子,共同構成了這片紅燈區。據我了解,早年間,美軍軍營在清涼里附近,光顧這片紅燈區的,多為美國大兵。俗話說,遠嫖近賭,這些美國大兵離家何止萬里,所以到紅燈區來毫無顧忌,基本上是張牙舞爪沸反盈天的。但是後來美國軍營搬走了,這里也就蕭條下來了。

說實話,看了幾家之後,沒什麼感覺。女郎的妝都化得很濃,所以根本沒有機會分辨她們到底是不是漂亮。以前問過韓國朋友,這些女郎都是些什麼人。韓國朋友說,當然都是困難人家的孩子。也是。這一點,全世界都一樣。

小街到底,就到了繁華的大馬路,市聲喧鬧,車水馬龍,仿佛沒人留意這個角落里的這片風景。

事有湊巧,沒過幾天,廣州媒體一哥們兒到韓國來采訪,找我問首爾有什麼好去處,趁著酒興,我給他推薦了清涼里。轉天,這哥們兒就撲奔去了。下了地鐵,他給我打電話問路,我在電話里指揮他東走西走,一直到他說“看到了看到了”,然後他馬上掐了電話,我都沒來得及叮囑他若干注意事項。等到晚上,他又來電話了,語氣上居然很失望,說那一片區域黑乎乎的,只開了幾家店,小姐也不夠漂亮。感覺上,好像廣州及周邊地區的相關景致要比首爾光鮮得多。弄得我,一霎時,對廣州充滿了無限神往。

節選自《我要帶你去韓國》
[/indent][indent]
@王元濤,資深媒體人,曾任吉林省《青年月刊》主編,後長期旅韓,現任韓國《亞洲經濟》報社中文版總編輯,曾為《南方周末》等報刊專欄撰稿,著有長篇小說《我的朋友孔丘》、隨筆集《漢城.漢城》、《中國文化常識》(韓國出版)等。
[/indent]
[b]- END -[/b]

合作&投稿︰[b]1455798170@qq.com[/b]

下午茶品讀微信號︰[b]xiawuchashuxi[/b]

[b]近 期 熱 門[/b]

直接點擊即可查看

[b]讀書、觀影、詩意的生活[/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