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新天地-找打工、喝酒、假日兼差、高薪日領歡迎加 LINE:0988067078 微信: night079

故事︰她在便服酒店當公關小姐那些年-酒店新天地論壇

我出身在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縣城,原本我應該是一名設計師或者是公司白領,只是因為很多很多的原因。我成了酒店小姐。我編了一個很好的便服店職業去欺瞞我的母親,我不想在她有生之年傷她的心。我一直想要走出這個便服酒店地方。兩年前,我在魔都的“金色大帝”當公關小姐,其實並不是我資歷好夠資格。而是我覺得當酒店小姐收入高一些。

好在當時人緣還不錯,干了幾個月還有模有樣。[b]我在這里用了個假名。叫“秦歡”,平日里姑娘們都叫我秦姐。其實我的歲數在這里算很小。只是這里都是濃妝艷抹顯老,沒有人見過我的素顏。[/b]我一直都想擺脫這個地方大大方方去上班。做個小白領,做我喜歡的工作和職業,所以平日里特別注重掩飾自己。

但人有時候走背運的時候,總是點背!我做經理以來都特別維護手底下的人,並且跟著我的人總體來說還算不錯。[b]當時我手里有一個姑娘叫真真,大一輟學來的,是為了給男朋友賺學費。我對她這盲目的愛不予評價。因為我沒談過,也不知道愛一個人是怎麼去愛。但像真真這樣的行為,我恐怕是做不出來。[/b]

她骨子里還保留著學生的天真。很容易被挑中。有一天別的組的經理說要一個清純靚麗的姑娘。我就把她介紹了過去。誰知道她沒一會就跟客人吵起來了,當時客人鬧得很凶。保安都壓不住,我無奈之下報了警,那客人就被請了過去。[b]老板陳酒雖然把這事擺平了,但我依舊沒逃脫他們的報復,我被他們陷害了。當時我很迷糊,所以也不曉得跟我翻雲覆雨的男人是誰,但那件事過後,我就離開了“金色大帝”,來到了這家新開的名為“魅色”的地方。[/b]

在這便服酒店上班就得喝酒, 我酒量一直不好,所以幾乎每天都醉倒在這休息間里,等醒過來才回家。這里的客人一般都會在凌晨一兩點離開,極個別的會留到三四點。眼下都凌晨三點了,我看時間已晚,準備每個包房進去轉一圈,暗示那些客人們我們下班了。我對著鏡子整理了一下儀表,又揚起笑臉走了出去。剛走出休息間,一個飛奔而來的身影就把我撞得七葷八素。我被撞得退了一兩步才穩住,抬頭一瞧是麗麗,一臉緋紅。眼圈還噙著淚,看到我頓時就哭了出來。“秦姐”“怎麼了?”我蹙了蹙眉。“你快去樓上的牡丹廳看看,他們瘋了”。

我愣了下,連忙急匆匆地順著扶梯上去。這地方一共分三層。最上面一層是包房,消費標準是兩萬起。我一般會把重要的客人交給聰明伶俐的姑娘去應付。我來到牡丹廳外時,正听到里面傳來一聲震天怒吼。“喝!”怒吼聲透著絕對的權威和不可一世。像在包房里留了一顆高爆手雷,砸得周遭一點聲音都沒有了。我對著門上的玻璃往里看。看到姑娘們嚇得關了音響,小心翼翼地倒退著想溜出去,卻被堵在門口的一個男人拽著狠狠一耳光揮了過去。

“大哥都沒說走,你走什麼?”說話的是個黃毛,氣焰特別囂張。“我,我只是想去嗚嗚嗚!”這小妹被嚇傻了,蹲在地上哽咽了起來。茶幾邊。一個肥胖的男子踩在桌子邊緣,醉醺醺地沖他面前兩個姑娘大吼。“這不是錢嗎?這他媽不是錢嗎?喝一杯拿一張,過來。都給老子過來。把這些喝了,誰喝得多錢就多。”“大哥。對不起,我那個來了不能喝酒。”“你他媽的什麼來了?哭什麼哭,家里死人了嗎?我叫你喝,叫你喝”“啊,求求你放開我,放我走吧”。

尖叫聲和祈求聲充斥了整個包房,我看著姑娘們痛哭流涕的求饒,心里的怒火燒得騰騰的。像今天這種情況,我是第一次遇到。這群人顯然已經喝瘋了。姑娘們沒遇到過如此駭人的情況,都嚇得抱頭哭喊,包房的慘叫聲不斷。而這里是貴賓房,所以服務生在沒有人叫喚的情況下是絕不會過來的。我慌了,連忙轉到一邊打老板甄曉東的電話,希望他能來解決一下這事情。然而等我把事情講完過後,他來了這麼一句。

[b]“秦歡,你就別操這個心了。這包房今晚上已經便服酒店消費二十多萬了”“老板,這次的事情不一樣”[/b][b]“你就別多事了,只要他們不弄出人命,一切都好說。”[/b][b]“我”[/b]手機被掛斷了,里面只有嘟嘟的聲音。我沒想到老板會如此冷漠,心頭拔涼拔涼的。我想起之前在“金色大帝”因為得罪客人被報復的事情,他們也都是這樣冷漠,眼睜睜看著我被人拖走。我該怎麼辦呢?我怎麼忍心她們被如此欺負?[b]“求求你別這樣,你別這樣。”[/b][b]哀求聲灌入我的耳膜,我轉到門邊偷偷往里看,她的頭發被那個胖子死死揪著。[/b][b]在看到她一臉淚痕時,我鼻子也酸溜溜的。我在她身上仿佛看到了當年的自己。[/b]

[b]我無計可施,真是急死了![/b]而此時,另外一組的便服店曼麗從走廊那頭走過,還意味深長地朝這邊看了眼,陰森森地笑了一下。我終于明白,一向喜歡爭奪包房的曼麗何以如此大方地把這個包房讓給我,敢情是知道這群人不是什麼好東西。這里面的姑娘全都是我手底下的。如果出了岔子。不但我這經理沒法當,還可能惹上是非。包房的事情愈演愈烈,那幾個男人都邪笑著把女孩強行拉過去。這群禽獸!我瘋了,我瞥到一旁的垃圾桶里有一個半截的酒瓶子。毫不猶豫地撿了起來。瓶子的斷口在微光的照耀下泛著寒光,宛如利刀似得。“別踫我。放開我,你們放開我!”包房里的哭喊聲令我怒不可遏。

那胖子的聲音囂張又跋扈,還指揮著那群便服店幹部奉承的禽獸下手不要留情。我知道他們都在發酒瘋。任何理性的話對他們來說都是放屁。我骨子里有著一股憤世嫉俗的血性,于是我拿著半截啤酒瓶,殺氣騰騰地推開了包房的門。“秦姐!”姑娘們一看到我進去,連忙都跑到了我的身後,我如護崽的母雞般,把她們攬到了身後。

看著她們一個個驚慌失措的模樣,我鼻子酸酸的。“都出去!”“恩!”因為我的介入。那個肥胖的家伙給鎮住了,一時間沒有發難。姑娘們都是聰明伶俐的主,就在這瞬間就沖了出去。包房里的氣息透著一股嗜血的味道。盯著面前已經毫無理智的八個男人。我揚起了職業性的微笑,把手里的半截啤酒瓶藏在了身後。“我是這里的經理秦歡。先給幾位大哥賠不是了,得罪之處還請你們原”“啪!”我語音未落,一個響亮的耳光就貼在了我臉上,打我的是那胖子,一雙渾濁的眸子布滿了血絲。



你他媽算什麼東西,竟敢把人都叫出去,誰借你的膽兒啊?老子來這里是消費的,是上帝你知道嗎?你去把她們全都叫過來,老子要她們挨個給我舔腳趾頭!”這混蛋絕不是在虛張聲勢,可我一想到姑娘們那驚恐的模樣心里就隱隱作痛,我想盡最大的努力護著她們。我摸了下火辣辣的臉,依然保持著最職業的微笑,沖這混蛋鞠了一躬,“大哥,打了我你應該解氣了吧?那些都是不懂事的小丫頭,還請你高抬貴手別跟她們計較?我是她們的經理,她們不好也是我的不對。

找不到高薪工作的時候,就找酒店經紀公司!專業經紀幫您找最好的酒店上班、酒店兼差、酒店打工、酒店兼職等高工資工作制服店、便服店、禮服店、夜總會、鋼琴酒吧Piano Bar、夜店、飯局、舞廳、LoungeBar、TalkingBar、傳播小姐、酒店俱樂部、面試求職、六條通日式酒吧、徵求酒店上班工作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