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新天地-找打工、喝酒、假日兼差、高薪日領歡迎加 LINE:0988067078 微信: night079

從“妓女”到書畫大家-哪些紅燈區的女人花!

英雄不問出處,自古以來中國書畫家不乏其人,這些人中以男人居多。然而,她們不僅僅是為數不多的女畫家中的佼佼者,更是以“妓女”的出身擠入中國書畫史的傳奇!

[b]我見青山多嫵媚€€€€柳如是[/b]



柳如是

柳如是,本名楊愛,字如是,又稱河東君,因讀宋朝辛棄疾《賀新郎》中︰“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故自號如是。





柳如是字畫

柳如是是明清易代之際的著名歌妓才女,幼即聰慧好學,但由于家貧,從小就被掠賣到吳江為婢,妙齡時墜入章台,改名為柳隱,在亂世風塵中往來于江浙金陵之間。

[b]一€€淨土掩風流€€€€李香君[/b]



李香君

李香君,又名李香,號“香扇墜”,原姓吳,甦州人。她與董小宛、陳圓圓、柳如是等被稱為“秦淮八艷”。因家道敗落,飄泊異鄉在李香君八歲的時候,隨養母李貞麗改吳姓為李。是南京秣陵教坊名妓,秦淮八艷之一。





李香君墨跡

李香君的出名,與孔尚任的《桃花扇》不無關系,李香君愛慕侯方域的一表人才,更欣賞他的氣節道義,並鼓勵他與權臣阮大鋮劃清界限,退還阮大鋮的饋贈,支持他去投奔史可法的抗清斗爭,為此她洗盡鉛華,閉門謝客,等候侯方域歸來。終究還是在貧病交夾中香消玉殞,留給侯方域的只是一綹青絲,和一段感人肺腑的遺言︰“公子當為大明守節,勿事異族,妾于九泉之下銘記公子厚愛。”

[b]淚眼問花花不語€€€€董小宛[/b]



董小宛

董小宛,名白,字青蓮,別號青蓮女史,她的名與字均因仰慕李白而起。她聰明靈秀、神姿艷發、窈窕嬋娟,為秦淮舊院第一流人物!





董小宛墨跡

她的姿色曾引起一群名公富紳商賈的明爭暗斗。但這個流落風塵的女子鄙視權貴,巧與周旋,勇于斗爭。唯對明復社四公子之一的冒襄一見傾心,她立志相嫁,克服種種困難,終于嫁與冒襄為妾。

然而,為躲避清軍,家道中落。28歲的董小宛最終在貧病交夾中辭世,可謂紅顏薄命,令人惋惜!

[b]人面不知何處去€€€€顧橫波[/b]



顧橫波

顧橫波,原名媚,又名眉,字眉生,別字後生,號橫波。江甦上元(今南京)人。在“秦淮八艷”中,顧橫波是地位最顯赫的一位,受誥封為“一品夫人”。







顧橫波墨跡

據清余懷《板橋雜記》記載,顧橫波“莊妍靚雅,風度超群。鬢發如雲,桃花滿面;弓彎縴小,腰支輕亞”。

“腰妒垂楊發妒雲,斷魂鶯語夜深聞;秦樓應被東風誤,未遣羅敷嫁使君

。”崇禎十四年嫁龔鼎孳,洗盡鉛華,改名換姓“徐善持”[1]。康熙三年冬,顧橫波一病不起,卒于北京鐵獅子胡同。

[b]最是人間留不住€€€€卞玉京[/b]



卞玉京

卞玉京,又名卞賽,字雲裝,後自號“玉京道人”,習稱玉京,應天府上元縣(今江甦省南京市)人。出身南京官宦之家,因父母早亡,姐妹二人淪為歌妓。





卞玉京墨跡

卞玉京冰清玉潔楚楚動人,詩琴書畫無所不能,尤擅小楷,還通文史。繪畫藝技嫻熟,落筆如行雲,“一落筆盡十余紙”喜畫風枝裊娜,尤善畫蘭。作有《題扇送志衍入蜀》。42歲病逝于無錫惠山!

[b]丁香空結雨中愁€€€€馬湘蘭[/b]



馬湘蘭

馬湘蘭,秦淮八艷之一,生于金陵,自幼不幸淪落風塵,但她為人曠達,性望輕俠,常揮金以濟少年,是秦淮八艷之一。





馬湘蘭墨跡

後馬湘蘭前往甦州置酒為王稚登祝壽,“宴飲累月,歌舞達旦”,歸後一病不起

最後強撐沐以禮佛端坐而逝,年57歲。

[b]花自飄零水自流€€€€潘玉良[/b]



潘玉良

潘玉良(1895€€1977年),原名陳秀清、張玉良。中國畫家、雕塑家。潘女士為東方考入意大利羅馬皇家畫院之第一人。曾任上海美專及上海藝大西洋畫系主任,後任中央大學藝術系教授。1937年旅居巴黎,曾任巴黎中國藝術會會長,多次參加法、英、德、日及瑞士等國畫展。曾為張大千雕塑頭像,又作王濟遠像等。

“青樓”“妓女”的身份是伴隨潘玉良一生的苦難。盡管她努力抗爭,人們還是如蒼蠅叮蛋般,繞著這個話題不放。縱觀潘玉良的藝術生涯,可以明顯看出她的繪畫藝術是在中西方文化不斷踫撞、融合中萌生發展的。這正切合了她"中西合于一治”及“同古人中求我,非一從古人而忘我之”的藝術主張。1977年,這位旅居法國的一代畫家逝世于巴黎。

[b]此情可待成追憶€€€€潘素[/b]



潘素

潘素,原名白琴,1915年出生于甦州,為當地名門望族潘世恩的後代。可惜家父是紈褲子弟,常沉迷于瓦舍勾欄,揮霍無度,家業逐漸衰敗。幸而潘素的母親沈桂香是名門閨秀,從小為她聘來教習先生,學得琴棋書畫,女工刺繡。





潘素作品

但不幸的是,潘素13歲喪母,繼母因為她彈得一手好琵琶而將她賣入青樓,從此淪落風塵,命運多舛。世人多薄情,半生坎坷的她不求山無稜天地合的愛情,只求逃離風雨場所,安生度過平生。也許天見猶憐,20歲生辰那天,她一眼便愛上了素有“民國四大公子”之稱,集收藏家、書畫家、詩詞家于一身的曠世奇才€€€€張伯駒。



因為張伯駒,潘素才能破繭重生,重獲性福;因為潘素,張伯駒才懂得情為何物,一世一雙人,他們都成了彼此眼中最好的人。

歷覽這些曾經身陷青樓的奇女子,她們雖然不能選擇自己的出身,不幸淪落風塵,卻書寫自己的傳奇。可以說,她們在書畫藝術上的造詣與堅貞的民族氣節,其實並不比男人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