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新天地-找打工、喝酒、假日兼差、高薪日領歡迎加 LINE:0988067078 微信: night079

紅燈區一混就是30年,這個離了6次婚,還沒房的男人,卻活得自由



這個月13號剛過,《奇遇人生》又上了熱搜。但讓它爆炸的原因,卻是因為“李誕結婚了”。
然而,當所有人,都帶著祝福的心,熱烈的討論著“有趣的靈魂”與“好看的模樣”的完美結合時,[b]城妹卻在這檔走心的節目里,看到了自己最想活出的人生。[/b]
城妹必須得承認,看《奇遇人生》之前,我的目的並不單純。
說白了,就是想湊個熱鬧,親眼見證一下“有趣的靈魂”走進婚姻的殿堂。
但沒想到,在看完一整期節目後,我卻被另一個男人給吸引了。



他年近60,是混了30年的“皮條客”,掌握著日本新宿最繁華的兩條街;他離了6次婚,沒車沒房,卻敢大聲說“我憑什麼不快樂”。他的生活方式,其實與大部分人背道而馳。
有人覺得他失敗,有人羨慕他自由。他是一個特別的存在,[b]讓每一個了解了他的人,都心生感慨。[/b]
[b]人到底應該怎麼活?[/b]
在無數人高歌李誕的通透,羽田高秀的自律時,城妹卻覺得,李小牧的真實和自我更令人向往......
[b]人一生只有30000多天,我憑什麼不快樂?[/b]
早上9點16分,黑暗的環境,被突然響起的手機鬧鈴聲打破了寧靜。一個男人摸索著關掉了鬧鈴,帶上眼鏡,打開電視,開始了他充滿熱情的一天。
他叫李小牧,一個日籍華人,離了6次婚,有3個孩子。在歌舞伎町混跡了30多年,黑白兩道都吃得開,還有一家湖南菜館。
[b]但這個已經58歲的男人,到現在,還沒有一間屬于自己的房子,只是獨自住在一個小小的出租房里。[/b]



縱橫情海幾十年,但到老了卻沒人陪在身邊;縱使有一間自己的店,卻沒有一個像樣的家。
李小牧的生活,在很多人眼里,就像阿雅說的那樣€€€€[b]是失敗者的象征。[/b]
[b]但,看完這個節目,你會發現,這個被人看作是失敗者的李小牧,卻擁有大部分人可能一輩子都做不到的自由和灑脫。[/b]



李小牧28歲自費到日本留學,在這里,
和歌舞伎町結下了不解之緣。
80年代末,27歲的他剛到新宿時,
看著滿街的燈紅酒綠說,
“我下飛機拖著行李箱來到新宿,
第一次來到歌舞伎町的時候,
這里基本什麼都沒有,只有很多家色情店。
我覺得我來對了地方,
這里簡直就是男人的天堂。”



李小牧的家庭優越,花錢大手大腳,三天就花光了帶來的60萬日元。
為了生存,他決定,在這個看起來是“天堂”的歌舞伎町打工賺錢。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情侶酒店”做清潔工。
扔避孕套、洗床單、打掃衛生,就是他的一天。時薪,600日元。



之後,為了多賺些錢,他接觸到了在日本屬于合法的“皮條客”生意。(通俗點來講,就是站在街上拉外國游客去一些特殊場所消費,然後獲得提成。)
但這份工作並不好做,因為,它需要兩項特別的職業技能€€€€[b]察言觀色和平衡黑白兩道的關系。[/b]
察言觀色讓李小牧把尊嚴放在了腳下。
“等我得到了社會承認,我的尊嚴自然會回來”。



他成了人精中的人精。
“都不用看正臉,瞄一眼後背就基本能分辨出他是中國大陸人、香港人、台灣人或者韓國人。”



[b]“平衡黑白兩道的關系”就沒這麼好的事兒了。因為不管在哪里,都有明確的地盤分配,尤其是紅燈區這種連警察都不咋管的地方。[/b]
在《奇遇人生》里,路過一條小巷時,李小牧就告訴李誕,自己在這里拉客時,就曾被人暴揍過一頓。
然而,深諳社會艱險的李小牧知道,如果自己這次服軟了,那麼他的“皮條客生涯”可能也將到此結束,所以他喊了另一伙人為他報仇,做他的庇護港。



但歌舞伎町沒有“強龍”,只有一大幫子“地頭蛇”,就算警察也要想法子平衡和黑幫的關系。
在這樣的局勢下,李小牧一邊費力的做著自己的小生意,一邊不斷增加人手擴大生意範圍,一邊還要忙于和黑白兩道周旋,給不同的黑幫交保護費,同時又要提供不至于得罪黑幫的犯罪線索給警方。
[b]他成了游離在黑白兩道的“灰色人”。[/b]



一步步擴大自己的勢力,時間看著他從一個小透明,慢慢爬到了歌舞伎町的頂端。
在節目里,你能看到李小牧經過新宿最繁華的“黃金街”時,路過的人,都會向他鞠躬,表示尊敬。
他驕傲的說,他是歌舞伎町的一張名片。[b]但你不知道的是,這只是他勢力的一個小縮影。[/b]



30年的打拼,李小牧掌握了歌舞伎町最賺錢的兩條街,甚至有人說,他的一句話,可以決定一間店鋪的“生死”。
但這樣一個擁有如此大權勢的人,為什麼快60了,卻還只是拿著微薄的工資,獨自住著15萬日元一個月的出租屋呢?
[b]其實原因很簡單€€€€只是因為他喜歡。[/b]





他的家
房子對很多人來說,是夢想,是生活的必需品,是努力的動力。可對他來說,是束縛,是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累贅。
他說︰[b]“租房住才是最合理的,你可以經常換地方,看不同的風景,你買房子,多不好玩。”[/b]



李小牧興奮的向李誕介紹者房子周圍的夜景
而在李誕問他,現在的收入時,他無所謂的說,“我現在也拿工資,一個月30萬(日元,約合18000人民幣)。”
這個黑白兩道通吃,甚至被拍成電影的傳奇人物,竟然只有這麼些收入?不光是李誕,連我都不信。
(成龍主演的《新宿事件》,原型就是李小牧)



下一秒,他就說出了原因€€€€[b]58歲的李小牧,要當政治家。[/b]
為了這個夢想,他可以放棄收入中的“灰色”部分;可以每天只睡兩三個小時;
可以背著一個大喇叭,在東京繁華的街區大聲吆喝為自己拉票,向每一個路過的人介紹自己;可以無視網友們的謾罵,甚至可以和老婆離婚。



他甚至在家里都貼上了自己的選舉海報
[b]但就算他能做到這樣,從政的路還是無比艱辛,除了國人對他的鄙夷外,還有日本民眾,對他的排斥。[/b]
因為,他雖然入了日籍,有了選舉權,但也不改日本名字。華裔的身份,讓他的路,比普通人難走十倍。
日本選民對他大喊,“轉過背去,滾回去”;中國同胞對他怒吼,“賣國賊,去了就別回來”。



李小牧向街邊民眾介紹自己
面對這些謾罵,他從不在意,只是說︰
“在意這些東西就不要活了,想做一個公眾人物想出這個風頭,你就要有承受力”。
“很正常,他罵我說明他關注我。”
“不管是在中國的任何一個地方,還是在日本的任何地方,從來不在乎人家怎麼看我,我都不記得,就這樣過來了。”
到現在,李小牧依然沒有選舉成功,還是每天都會去車站和街道上做演講。
但面對鏡頭時,這個年近花甲的男人,談論起這個堅持了4年的夢想,沒有過多的花言巧語,只是平淡的說了一句︰[b]“我要努力。”[/b]



比起“黃金街”上,別人對他畢恭畢敬的得意模樣,他站在大街上,拿著喇叭,卻被人無視的畫面,更讓人熱淚盈眶。
[b]因為在他身上,我們看到了心中,最希望自己出現的模樣€€€€不被現實束縛,為夢想努力發聲。[/b]



現在的李小牧,在日本,在美國新聞周刊的日文版、在中國國內的《南方都市報》都有專欄,在微博上,有近30萬粉絲。
他還辦僑報、出書,努力讓更多人認識自己。



但李小牧終究不是普世價值觀里,會受到認可的人。他看起來,就像我們青春時期的叛逆少年。
勇敢,自我,熱情,對一切都保持著莫名的新鮮感,和向上的動力。
城妹無法評論他所做的事情是否正確,但比起李誕的有趣,羽田高秀的自律,我更羨慕他那種不被世俗偏見所左右的自由。
在節目里,李誕曾對李小牧說︰“我覺得您是個正派人,同時您是一個快樂的人。”
李小牧淡淡地接過話茬兒︰[b]“我只活一次,30000多天,我干嘛不活得快樂?”[/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