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新天地-找打工、喝酒、假日兼差、高薪日領歡迎加 LINE:0988067078 微信: night079

在夜店也能光明正大的混韓國圈子

告別了瑯勃拉邦,坐了特麼的五個小時的VIP bus,在盤山的公路上走了不到二百公里,你沒看錯,是五個小時,二百公里,這種小國家就是這樣,交通超不發達。(驕傲臉)不過車是好車,只是路不正經,四個人坐的十座的那種真皮座椅的。

對,五個小時後,傍晚,我和在版納遇見的小龍來到了,萬榮,這個目前只記得夜店很好玩的萬榮,這個滿大街都是韓國棒子的萬榮,有那麼幾個moment特麼的以為在韓國,不過也好,都是亞洲人,也被當成是韓國人,在夜店也能光明正大的混韓國圈子。



萬榮第一夜,睡的outland的青旅,離得這邊的商圈比較遠,怎麼也有一公里吧,太遠,真的不建議住。不過他家便宜啊,25人民幣,還包括早餐,還可以免費騎自行車,老板波蘭人還不錯。

放下行李,我和小龍就先去逛,竟然遇見全城停電,也就那麼幾分鐘吧,全城停電,好幾年都沒感受到了,記得小時候經常遇到,隨著社會主義特麼的現代化,這些感受已經很久遠了。順著街道烏漆墨黑的走著,又開始下雨,只好在一家很有人氣的面條店躲雨吃飯。沒想到,吃飯的對面就是之後幾天住的青旅,萬榮一號。這家面很好吃,也是推薦,清湯刮水的,很是清淡,特像香港的特色,也是連著吃了好幾天。

恩,吃完了,雨還在下,把需要防水的用塑料袋裝好,兩個蛇精病沖進了萬榮夜色的雨幕中,大雨讓整個城市傾倒,我倆在整個城市奔跑,所有的煩惱都拋向身後,留下腳印在雨中寫下青春的衰老。上一次淋雨還是兩年前在越南的順化,也是夜晚,也是熱鬧的街道,小小姐說陪我淋雨吧,在雨中訴說著那個不可能的男人,沖刷著挽回不了的傷痛。

每個愛淋雨的人,都是神經病,自己心靈的國土還有一個角落需要被遺忘,如果不能陪你一個溫暖的午後,那麼陪你走過深雨的夜,有何不可。



小龍在青旅約了隔壁房間的一對德國人去喝酒,我也跟了過去,想著是夜店就玩下,如果純屬酒吧喝酒就撤。夜逐漸深了,雨漸漸小了,人聲鼎沸起來,萬榮的夜生活剛剛初上。我們到了k-mart旁邊的酒吧時,騎摩托過來的德國CP已經在榻榻米上等候多時了,我們要了兩瓶beer lao,剛開始還沒喝開,小龍就上臉了,拿菜單胡亂的點了些東西。後來,先來了兩份類似牛排似的東東,後來就開始上披薩,一份披薩,接著上了第二份披薩,你妹啊,又上了第三份。

這兩個德國CP開始滿臉懵逼的問我what happen?我也一臉懵逼的問小龍怎麼回事。小龍拿手機翻譯軟件解釋給外國人听,說他沒看明白菜單就點了點東西,誰知道這麼多。恩,最後怎麼解決呢,送給隔壁桌的吃吧。反正大家都很尷尬,末了德國人先走了,我又要了瓶beer lao,小龍死活不喝了,覺得特麼的特掃興,約出來喝酒的,你妹的就喝一瓶,一瓶。



也幸虧喝了一瓶,接下來搖搖晃晃的回到青旅,也許是當時酒吧空中飄著吸剩了的大麻,這二手煙吸多了也上頭,剛躺下就出現了幻覺,覺得很沉重,很多影像開始出現了重疊,不自覺的就開心起來。

小龍更狠,大半夜我去上廁所,他頭趴在洗手池站著睡著了,我輕手輕腳的把他頭弄起來,然後發現他已經快把膽汁吐盡了,肚子不自覺的痙攣,第二天睡了一天,也沒吃什麼東西。

接下來的幾天,在瑯勃拉邦某地青旅做義工的兩個妹子和葉子小明CP到了萬榮,基本上每天白天吃吃喝喝晚上就去夜店蹦迪。



萬榮,一個韓國人佔領了的後嬉皮士福地,在這里除了韓國人就是酒精和大麻,空氣中飄過二手煙,也許你就醉了。